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
你所在的位置:匯視網 > 報道 >文化

上班第一天老板非禮我,我憤怒辭職,他卻說:你爸把你賣給我了

發布時間:2018-03-12 17:10  來源:匯視網   編輯:夏冰

傳說每逢農歷七月初一,閻王爺都會大開鬼門關,給那些鬼魂放半個月假,準許他們回家探親,收取布施。

到了七月十五,這些鬼魂就都得乖乖回到地府,要么繼續工作,要么繼續服刑。有那些不愿意回來的,就會由牛頭馬面去捉拿。這一天,就叫盂蘭盆節。

要說起來,“盂蘭”二字本不是我中土的語言,而是跟著印度的某部佛經一起流傳到我邦的,很可能就是當年唐僧取回來的某一部。

這倆字原本的意思是“倒懸”“解救”,有個傳說叫“目蓮救母,孝感動天”就和這盂蘭都莫大關系。

很多地方都流行在這一天放河燈,因為古老相傳河道皆與黃泉相連,河燈能指引親人返回地府,不至于迷路。

而且,還有另外一種說法,就在盂蘭盆節當天,那些鬼魂也會把陽世間所有的債目統統算清,不管旁人欠他們的是錢還是命,都會被一并收走。所以七月十五,也是冤魂索命的日子。

今天這故事,就和盂蘭盆節有莫大關系。

1

七月十五盂蘭盆會,天上的月亮慘白慘白的,把地上的人都照得跟鬼一樣,看不出一絲生氣。高老大走在河岸上,旁邊跟著他的閨女小靜。

倆人就這么一直朝前走,能看見有人放河燈,有人在燒紙錢,有人哭天搶地,有人哈哈大笑。忽然,小靜指著遠處一座高山說:“爹,那山上有神仙,你不拜拜嗎?”

高老大抬頭一看,果然那山頭上白光大盛,光里仿佛有個活物,看不出是人是獸。這高老大也不知怎么的,就真的跪在地上砰砰磕頭,磕得額頭流血,磕得眼珠子都掉到了地上。

可說來奇怪,他能看見自己的眼珠子掉到地上,也能看見這對眼珠子正在看著他。這時候,小靜又說:“爹,我也想放河燈。”

高老大點點頭,也不知道從哪就真的拿出來一盞方形的白色河燈遞給閨女。可是這小靜接過河燈,點著燈芯,火光就把這白紙映得通紅通紅,跟血染的似的。

小靜把這燈往河里一推,騰地一下,這火苗躥起來得有一丈多高,眼瞅著就要把這河燈燒成了灰。哪料到,小靜又說:“爹,把河燈撿回來吧。”

高老大居然鬼使神差地,當真淌進水里,雙手捧起河燈,就這一下子,那火歘地在他身上燒了起來,連同四周圍的河燈都跟著燒了起來,河面瞬間成了火海。

他想求救,可這時才發現河岸上的人早都走光了,只剩下他的閨女小靜在那低頭看著他。高老大拼了命想往河岸上游,可那些火團就好像一堆堆攢動著的人腦袋,把他擠在中間,他根本動不了分毫。

荒唐的是,他真的把火光看成了人腦袋,這些人他都還認識。噗地一下,一團火鉆進他心里,他就覺著自己這一身皮肉正在被燒干,他能看見血肉鮮活的自己被燒成一具干尸,他分明能感覺到鉆心入肺五臟俱焚的疼,可偏偏就是死不了。

就在這時候,他也不知道從哪生出來的力氣,拼命在火堆里轉了個身,只聽撲通一聲,他就掉在了地上。

“娘的,又是這個夢。”高老大邊擦著冷汗邊說,看他這煞白的臉色,顯然是嚇了個夠嗆。

他已經不是第一回做這個夢了,而且這夢越做越真,越做越完整。起先他只能零零碎碎看見些片段,這時候他已經能很完整地看見自己的死法。

“不行,再這么下去,我遲早得讓自己嚇死。明天我得去問問孫姥姥,這到底是咋回事。”

2

那么說這孫姥姥是誰呢?有個詞您一定聽過,叫“三姑六婆”,指的是道姑、尼姑、卦姑,牙婆、穩婆、藥婆、媒婆、虔婆、師婆。

這些行當論起來都屬下九流,有些人是單干一行,也有的人能身兼數職。這位孫姥姥就是當地最有名的牙婆和虔婆,說得直白些,她就是個會請仙的人販子。

有道是“車船店腳牙,無罪也該殺”,牙行就是靠倒賣人口抽傭金,按說這名聲都不會太好,可這孫姥姥是個例外。

有那些個走投無路賣兒賣女的人,要是把姑娘托付給她,這孫姥姥準能給尋著戶好人家,不讓孩子受苦。當地人不叫她婆子,而是尊稱一聲姥姥,就是這個原因。

且說這高老大做了那個噩夢,一宿都沒再睡,天剛亮就去敲孫姥姥的門。進得屋來剛剛坐定,沒等人家問,他就直接來了一句:“我那閨女找我報仇來了。”

孫姥姥一聽就樂了:“你說的是哪個閨女啊?”

她為啥這么問呢?因為這高老大也是個人販子,而且他還有兩宗本事,一是總能找著漂亮牙子,凡是他倒賣的姑娘,個頂個貌美如花。

二一宗,就是他最會調理人。若是有人納妾,他能把這姑娘訓得比婊子還婊子,若是人家要丫鬟,他就能讓這姑娘出得廳堂,入得廚房。

也是如此,他的生意始終很好,也從來沒有事主找他算過后賬。只是他從來只關心價碼,至于買家的人品如何他從來不問,也常聽說許多經他手的姑娘,最后都慘死在買家手里。

這孫姥姥也常勸他,說他這么干是損陰德,遲早會有報應。今個聽說有閨女找他尋仇,孫姥姥就已經猜到大半,畢竟活人報仇他該去找保鏢,只有死人報仇才會來找她這位虔婆。

倆人又聊了半晌,高老大把這幾晚做的怪夢都說了一遍。孫姥姥點點頭,道:“你這事著實的有些蹊蹺,若是鬼魂索命根本不會托夢,你也壓根活不到今天。”

高老大聽她說話也覺著心里發寒,趕忙從懷里掏出幾個銀元寶放到桌上,“孫姥姥,雖說同行是冤家,但我可從來沒搶過您生意,所以您無論如何得幫我一把。”

孫姥姥也不往那元寶上瞧,只自顧自地點了一袋旱煙,嘬了兩口,吐出一個冰盤大小的煙圈,這才說道:“也罷,我就請一回狐大仙,替你問個明白。”

3

您道這請仙又是怎么一說呢?道門流傳:“狐黃白柳灰,五方顯家神”,指的是狐貍、黃鼠狼、刺猬、長蟲、耗子這物種家神。

有人說它們都是妖精,咋能成仙呢?古老相傳,這狐貍修煉五十年能變老婦,修煉一百年能變美女,修煉一千年則可通天。聊齋里有一篇叫《辛十四娘》,這女子本來就是個狐貍精,最后也位列仙籍了。

今天孫姥姥請的,就是這五仙中的第一仙:狐大仙。

在她家正廳有一個專門供奉狐仙的神龕,這孫姥姥先是給大仙上了三炷香,又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禮,才恭恭敬敬地從神龕下邊取出一個金箔包角的紫檀木盒。都說這紫檀無大件,但她這盒子足有兩尺見方,端端是件珍品。

孫姥姥先是在屋里擺起一張條案,上面放上白紙紅筆,這才打開了那木盒。高老大伸脖一看,里面原來是一張極其完整的黑狐貍皮。

孫婆婆就將這狐貍皮橫披在身上,左手握著狐貍尾,右手握住狐貍爪,狐貍的頭正好搭在她肩上。高老大知道請仙非比尋常,不等主家開口便跪在條案之前,雙手疊放在膝蓋上。

只見這孫姥姥披上這狐貍皮,就好像被個狐貍精上身似的,在屋里又舞又跳,高老大仿佛都能從這五十多歲的丑婦身上看出少女之態。

恍惚惚地,他又覺著孫姥姥的身子越來越淡,好像憑空消失一樣,屋子里只剩下那條黑狐在凌空翻舞。只聽咻的一聲,也不知從哪刮進來一陣風,孫姥姥的動作戛然而止,右手徑直抓向條案上的毛筆。

仔細一看,這哪是她的手,分明是那無肉無骨的狐貍爪叼著那支筆,在紙上歪歪扭扭地寫著字。字寫完了,毛筆啪嗒一聲就掉在了地上,孫姥姥也跟著睜開眼睛,低頭一看,那白紙上龍飛鳳舞地寫著一個“狐”字。

孫姥姥收起狐貍皮,自斟自飲了一杯清茶,這才說道:“找你麻煩的不是鬼魂,而是只狐貍。我想知道,你什么時候招惹過一只狐貍?”

高老大的眉頭當時擰成個“川”,搜腸刮肚,猛地一拍腦門,“我想起來了。”

4

這事要說來,過去了也三年多了。而且這狐貍也不是他招惹的,而是他閨女小靜招惹的。

說起來,這小靜也是個苦命的丫頭。她爹娘也是厲害,結婚三年生了兩對雙胞胎,一對兄弟一對姐妹。她排行老大,是大姐。本來她的家境還算不錯,算不上小康,可溫飽沒問題。

結果有一年,她爹去給人幫工上梁,上頭那人手上一個不穩,那一尺見方的主梁直接就砸在她爹腦袋上,當時就一命嗚呼了。

頂梁柱倒了,她那娘也是個沒主意的,當時就想著尋死。最后是這小靜自己先開口,愿意賣身到哪個大戶人家當丫鬟,她那娘盡管不舍,也還是答應了。

后來這一家人就找著了高老大,他當時出的價也真不低,小靜她娘都有心把二女兒一塊賣了,可是高老大只要這一個,說小靜身上有一股子靈氣,好調理。

這高老大管買了的丫頭都叫閨女,男孩都叫兒子,而自從跟了這干爹,小靜雖說吃了不少苦,可也能吃上一頓飽飯。有一回她在河邊洗衣服,就看見不遠處趴著一只白狐貍,好像是受了傷。

小靜走近一看,沒發現這狐貍身上有傷口,尋思它是不是餓著了,就從懷里拿出一個手帕包著的饅頭,說:“這是我偷偷藏著的,給你吃吧。”可那狐貍也不張嘴,一雙大眼睛就那么盯著她,好像會說話似的。

小靜也覺著奇怪,就問:“你這么有靈氣,是不是狐仙啊?”又把那饅頭往它嘴邊遞了遞,可那狐貍還是不張嘴,就那么看著她。

小靜噗嗤一樂:“我咋這么笨,你是狐貍,是吃肉的呀。”就挽起衣袖,露出一截小臂,“咱倆的命都苦,但我好歹還有口飯吃。這樣吧,我讓你咬我一口,也不枉咱倆能在這遇著。”

那狐貍瞧了瞧這白玉似的手臂,又瞧了瞧這小姑娘,低頭在她手背上舔了幾下,就從她懷里跳了出去,可也沒有走太遠。等小靜洗完了衣服要回家,這白狐貍就一路跟著她。

回到家來,高老大就問小靜這狐貍是咋來的,小靜把剛才的事一說,高老大也沒多說啥,就讓她養著。

這小靜賣給高老大那年是十二,如今卻已經十四歲了。雖說就這么兩年光景,可她卻出落得那叫一個眉黛春山,秋水剪瞳,玲瓏有致是如花似玉。

高老大原本打算是這幾天就找人家把她賣了,可瞅著這閨女越長越漂亮,自己就動了邪心。這天晚上,他在小靜的飯里下了點迷藥,等這丫頭昏昏睡去,他正要趁機下手,哪知這白狐貍竟橫在了他和小靜中間。

要說這狐貍算上尾巴也不過三尺多長,可這一橫就跟匹狼一樣,一條大尾巴不停搖擺,呼呼帶風。高老大竟也不敢再輕舉妄動,罵了一句:“真他娘邪性。”就轉身走了。

過了沒幾天,高老大就將小靜賣給了鄰村的王大戶。說起這王大戶,在附近一帶也是頗有惡名。他家里的丫鬟不少買,可從來都是活著進,死著出,活過三年的都少。

高老大當時想的就是:“老子睡不到你,就找個人禍害死你。”

5

直聽完高老大講完這一篇話,孫姥姥才點點頭,道:“你閨女是積了大德,你可是做了大孽呀。”

高老大忙問:“這話從何說起?”

孫婆婆又點了一袋煙,說:“要是我沒猜錯,那狐貍修行的年頭只怕不短,馬上就要成仙,它等的就是有人幫著渡過口劫。”

要說啥叫“口劫”,舉個例子,蛇修煉千年成蛟,蛟修煉千年成龍。等到化龍的那一天,這家伙就會直沖九霄,漫天翻飛。

這時候如果你瞧見它,說了一句“這是龍”,它就能立馬生出鱗角,飛升成龍。可如果這時候你說了句“這是蛇”,那它馬上就會被雷部正神打回人間,再修煉一千年。

那白狐就在這關口遇著了小靜,也多虧了小靜那一句話,這狐貍才能成仙。

孫姥姥說:“這狐仙得了小靜的恩情,是必定要報。你現在馬上去到王大戶家,看看小靜如何。若她還活著,無論多少金銀,接回來好生善待。若是已經死了,好死倒也罷了,若是橫死,只怕你在劫難逃。”

高老大哪敢遲疑,立刻起程去了鄰村。可到了王大戶家門前才發現,這曾經富麗堂皇宅子,如今已成了一片荒宅。要說他也算樂觀,心想:“這定是王大戶落魄了,那他府里的丫鬟必定都被遣散了去,小靜沒準還活著。”

他正想著呢,就聽見旁邊有人說:“你找人啊?里面沒人啦,都死啦。”

相關搜索熱詞:
黑龙江十一选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