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
你所在的位置:匯視網 > 新聞 >財經

李國慶受訪暴怒摔杯到底釋放了什么信號?

發布時間:2019-10-17 12:40  來源:中國網   編輯:張璠

李國慶受訪暴怒摔杯,到底釋放了什么信號?

“不是刺!”

“我不能原諒她!”

“——Duang!”

來源:騰訊視頻截圖

近日,在接受采訪時,當當網聯合創始人李國慶談到被妻子俞渝“逼宮”出局時,起身怒摔水杯,這一出格的言行令沉寂已久的李國慶,再次搶占了互聯網輿論的C位。

這一次,李國慶顯然是有備而來。

因為他還參加了另一檔節目,在節目中,李國慶自曝被“驅逐”三步曲:股權變更、逼走副總、再加“逼宮信”,直呼自己“整個一傻白甜”,“把我賣了的協議我也簽”。

曾經說的愉快“出走”,怎么現在變成了被逼宮出局?在這場夫妻紛爭的背后,當當網又經歷了怎樣的浮沉?“夫妻店”散伙后,當當網何去何從?李國慶又能否真的迎來事業第三春?

從愉快“出走”到被老婆“逼宮”

2019年2月20日,李國慶發表《離開當當創辦書友會的公開信》,表示自己正式辭職,愉快“出走”,開始全新的行程。

隨后當當公告稱,2019年1月開始,李國慶不再擔任當當網的任何職務,仍是公司股東。董事長俞渝女士兼任公司 CEO,當當網的日常管理決策由俞渝帶領公司高管完成。

這意味著,創立19年的當當終于結束了“夫妻店”的歷史,華爾街回來的女人戰勝了北大畢業的老公,最終笑到了最后。

只不過,很少人注意到,李國慶公開信所說的愉快“出走”是帶著雙引號的,這也為后來的爆發埋下了伏筆。

截圖自李國慶個人微博。

果不其然,在7個多月后,李國慶現身接受采訪,自曝被老婆逼宮出局的大戲。

更加具有戲劇性的是,在接到逼宮信的前一晚,李國慶在家看《雍正王朝》的八王逼宮。李國慶回憶道,當時俞渝輾轉反側,有點反常,“敢情明天我就會收到她指使的管理層寫的逼宮信,讓我什么業務也別管了”、“不是我禪讓,是被人踢出去的”。

李國慶直言,對于管理層一點也沒怨,但對于老婆當然不能原諒,“因為她是我老婆”,“怎么就突然變臉了呢?干嘛還用這么陰謀詭計的方式呢?”

當主持人提到“(這)感覺像根刺一樣”時,李國慶突然起身,于是便發生了文章開頭怒摔杯子的一幕。眼眶濕潤的李國慶對主持人說了句:“對不起,我還沒走出來。”

對于李國慶所說的被逼宮戲碼,當當和俞渝目前還沒有回應。

10月11日,李國慶發微博確認:“目前我與俞渝已經分居。從去年1月15日我接到俞渝的逼宮信,我就通知俞渝從此分居。這一年多來我創辦了早晚讀書,開啟了我事業的第三春。”

資料圖:當當網。

“逼宮”背后當當的浮沉

憤然跟妻子分居的李國慶,夢回之時,可能還會想起兩人初識的美好。

1996年,李國慶赴美考察時認識了在華爾街工作的俞渝,兩人相見恨晚,認識不到半年就閃婚了。

轉眼間到了1999年,在中國互聯網風起云涌之際,兩人回國創立了當當網,做起了網上圖書商城。同年,馬云在杭州創辦了阿里巴巴,劉強東則比他們早一年創辦了京東。

正如雷軍那句話“站在風口上,豬都會飛”,抓住了風口的當當網很快成為中國網上第一大書店。不少80后網購的第一單就是在當當網買書,當當也陪伴了很多人的大學生活。

2004年,當當網的圖書銷售額達到全網零售份額的40%,而且以每年180%的速度增長。亞馬遜提出用1.5億美元收購當當70%到90%的股份,不過李國慶夫婦沒同意,而是想著再做三四年再以三四億美金賣給亞馬遜。

好在沒有賣。2010年,當當網迎來了最高光時刻,其以中國B2C第一股的身份在美國上市,被稱為“中國亞馬遜”。上市首日,當當股價上漲到29.91美元,較發行價上漲86.94%,李國慶夫婦身價達到了10.074億美元,合人民幣約65億元。

巔峰之后,往往意味著調整。

就在2010年,京東向沉浸在上市喜悅中的當當發起了圖書價格戰。當年10月,劉強東微博表示京東每本書要比競爭對手便宜20%,將戰火燒到了當當的后院。李國慶則宣布當當降到全網最低。

然而,圖書是當當的主業,而僅僅是京東的副業,在業內人士看來,京東用“下等馬”干掉了當當的“上等馬”,資本市場反映的直接結果是,當當的股價在六天內暴跌了30%。

2011年,李國慶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,針對京東主營的3C業務打起了價格戰,但這被看作以己之短去克對手之長。

當當2010年還能盈利3080萬元。但是在隨后的三年中,低價戰略以及擴充品類讓當當陷入了連續虧損。財報顯示,2011年、2012年、2013年,其凈利潤分別為-2.28億元、-4.44億元、和-1.43億元。

當當再次錯失發展良機,市場不斷被競爭對手擠壓。2016年9月,當當以5.56億美元的市值進行了私有化退市,市值不足2010年上市時的四分之一。

退市后,當當屢屢被傳出售。2018年,海航想以75億元人民幣并購當當,但重重的質疑以及整體市場大環境的變化,這一收購案最終失敗。

當當網董事長、聯合創始人俞渝。

“夫妻店”模式備受詬病

昔日的“中國亞馬遜”已經輝煌不再,當當官網的企業簡介一欄中,發展歷程依然停留在2010年上市時,令人唏噓不已。

梳理當當的浮沉史,“夫妻店”模式備受詬病,因為兩人平起平坐,俞渝是當當的董事長,李國慶是當當的CEO,意見有分歧時不知道聽誰的,很多決策最終難以實施。

這就像一艘船有兩個船長,在不同的航向爭執之下,這艘船的命運只能是迷失或者分崩離析。

兩人自己也多次公開反思“夫妻店”的弊端。俞渝說:“假如我有選擇,絕不會和我的老公一起創業。”李國慶也曾反思,夫妻創業苦不堪言,首先是管理上很難說服對方,造成決策和執行效率低,還會對生活造成損傷。

李國慶表示,“如果從頭再來,肯定會反對夫妻創業。也許早期夫妻店治理結構挺好,抵擋了各種算計,來自資本,來自合伙人,但是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,一定要結束‘夫妻店’治理。”

無休止的爭執中,當當的存在感日漸消失,反而倒是標榜著“口無遮攔,多有得罪,請海涵”的李國慶熱度更高。而正是這種口無遮攔,也讓兩人的矛盾到了不可調和、公開撕破臉的程度。

2018年,李國慶力挺俞敏洪“歧視女性”的言論,在微博上點評劉強東事件,均引發軒然大波和負面評論。俞渝親自起草官方回應與李國慶切割,強烈譴責了李國慶有關婚外情的觀點,并透露李國慶已離開當當管理層。

當當的市場份額占比只有0.4%。來源:Analysys易觀

當當和李國慶還能再迎春天嗎?

如今,當當結束了“夫妻店”模式,但這家曾經風光無限的老牌電商,要想重回互聯網電商的C位,顯然沒那么容易。

面臨著天貓、京東等巨頭對圖書電商的挑戰,當當的市場受到嚴重擠壓,市場份額低得可憐。

根據Analysys易觀發布的《中國網絡零售B2C市場季度監測報告2019年第2季度》數據顯示,天貓成交總額占據市場份額62.4%,排名第一。京東市場份額為25.6%,排名第二。而當當的市場份額占比只有0.4%,不足1%。

李國慶則進入了知識付費行業,“我的第三次創業,我完全有能力,短則三年,慢則五年,做的利潤和市值超過當當,這是我的一個小目標。”

只是,旁人不禁要問,作為當當的創始人,如果李國慶的這個小目標真的實現,他內心到底是開心還是悲哀呢?

相關搜索熱詞:
黑龙江十一选5开奖结果